新能源業界的垂直整合效應 第一回

2019年05月02日
專欄作家/楊智偉
天奈材料科技市場總監。曾任職立凱電能科技中國區總經理,對電池產業有十足了解。
對於能源科技、奈米材料以及特用化學有十足的興趣與觀察。
目前正開發奈米碳管應用與石墨烯等產品,嘗試讓新材料引領新產業鏈的產生。


眾所皆知,動力電池的市場是極具誘人的蛋糕,在剛開始之初,每個企業都是磨刀霍霍無不希望能在這戰場上逐鹿中原,希望能夠在初期能夠佔有一席之地。同時各國政府也不斷提出新能源政策,對於投入的企業出臺了許多誘人的政策。但,這蛋糕如何切,就是門學問了。許多老闆看到動力電池營業額與利潤不錯,紛紛投入專案開始大幹一場。沒多久發現原物料毛利更高,心裡盤算如此一來可以降成本,同時肥水不落外人田,找了一幫技術就開始投入原物料的生產。若是老闆再有錢些,新能源汽車的車廠一個個也都設起來,一時大家雄心壯志,好不得意。但隨著時間推移發現燒錢的速度就不是心裡所預期,而當大環境一個風吹草動,政府支持沒到位,立馬就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看哪裡能再生點資金出來應急,好不辛苦!
 


其實整個產業鏈在其分工的過程當中,無非就代表一個風險的分散。我們以產業鏈中的電池廠來說,許多有電池廠投資方在看到材料的毛利率有30%~40%時,就開始貿貿然的開始砸錢設材料廠。但殊不知幾大問題是當初沒想清楚的:
 
實質整體仍是虧損 : 沒錯材料的毛利率是有30~40%,但是否有考慮過材料廠要達到多少的生產規模才能營利呢?一個年產一億安時的電池廠折下來是能夠勉強讓附屬材料廠”勉強”能夠打平營利,但這個基礎是這個電池廠得要能夠每個月都滿產啊!有投資方會說,我雖然材料沒賺到錢,但是我能夠從電池上節省成本啊!但若以正極材料來說,約莫占電池成本的20%~30%左右,就算整個材料不賺錢,成本節省的極限就是12%,這個省下的錢是否能填補設材料廠的虧損,所有的老闆的算盤得好好的算筆帳了。
 
實際產品無法進步 : 一個設有材料廠的電池廠家,許多材料供應商來拜訪時,有可能會把自己最好的家底提供給客戶使用嗎?我想供應商大多的心態還是保留許多才是。但很大一部分電池的進步,都是來自於材料的提升,除非確定找到一個無可比擬的技術團隊,一般來說電池廠所投資的材料廠,技術水準就是這樣了,要能夠有再進一步的提升,不是易事,回過頭來考慮,能期待有好的電池出臺嗎?
 
上游材料沒有出口 : 很多有材料廠的電池廠老闆的盤算,我材料雖然不是最拔尖的,但也屬於上品也可以往外賣。但試想你這些同行會買你原物料的可能性有多高?若是材料真的很好,在市場好的時候大家在搶料的時候,事先滿足你的生產需求還是我的生產需求? 這樣一盤算就知道同行測不測試你的材料了。同理可證,若是開了車廠的,其他車廠會選擇這個的供應商嗎? 我看也難!
 
承受更大市場風險 : 市場好的時候,電池廠掙錢而材料廠小賺小賠,這是老闆一般可以接受的,但萬一景氣開始變差,電池廠運轉困難,附屬材料廠則就十分難過了,原本只要承擔投入電池廠的虧損,現在連材料廠的虧損都要一同承擔,這樣的壓力可是不小。
 
是不是垂直整合的模式就意味著完全不可能發生的商業模式呢?就觀察來看還是有的,有可能發生的情況有幾種:
 
有獨門的技術: 若在往上的產業鏈當中,有獨到或者是有專利的技術是其他人無可取代,使得這個產品做出來有著獨到的競爭特性,是可以考慮做垂直性的整合。
 
屬於寡占的市場: 在市場廝殺到最後3、4家後,對於供應商有十分足夠的話語權時,垂直整合的必要性就顯現了。通常此時的產品毛利不高,為了增加獲利,利用這樣的整合節省整本是其必要之舉。
 
確認十分充足訂單: 若有十分把握的訂單在產品上保證一定的數量且能夠持續,這個數量也同時保證我在供應鏈上所有其他的公司能夠營利,如此的垂直整合是有其意義的。不過有能夠如此持續且穩定的訂單,實在是不多,畢竟所有的市場都是有其週期迴圈的。當然若是市場的需求夠大能夠滿足,這樣的情形也能夠做垂直整合的本錢。
 
在垂直整合的過程當中,許多人的想法都希望能夠掌握其關鍵的技術,因此在市場尚未成熟時,就冒冒然的跳了下來,最後是悻悻然的離開。殊不知垂直整合似乎更適合在成熟市場發展的商業行為,而非是在正停留在摸索技術階段新能源產業。看來新能源這場局,最後的贏家是不是許多尚未出手電池廠的車廠仍是未知,而車廠在打什麼算盤,我們下回分曉,但已經看到許多當初涉獵材料廠的電池廠正在努力掙扎的求生存。